• 杨扬悠悠茶韵伴书来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图片来自网络)每次去台湾,都会收到各类各样的茶叶,诸如梨山茶、阿里山乌龙茶、大禹岭高山茶等,这些茶包装优美,滋味纯洁。喝在嘴里,除品味绵长悠远的茶韵外,很少斟酌其余问题。不像喝龙井或是其余大陆的茶,一边品茗,一边是无际的遐思,想一想茶叶产区的不同,想一想与茶相干的种种传闻。汤汤水水,时常换来意想不到的播种,这是品茗的爱好。对于台湾茶,我知之甚少,以是,素来都是充耳不闻,只知一味地品茗享用。但如许的品茗,光阴久了,未免有点单调。年代中旬,去台湾加入交换运动,遇见联经籍店发行人林载爵师长,便向他问起联经是否出过一本《台湾的茶具》?两年前我曾买过一本,台湾中央研究院的一名伴侣见了,非常喜爱,当即送了她,开初一直想买却不买到。我只记得的名字叫吴德亮。林师长听后哈哈大笑,说是有缘了,吴德亮的书在联经是他聘请写的,只是书名叫《台湾的茶器》。没几天,林师长将联经出书的吴德亮的书都送我,真让我满心欢乐,不知怎样回谢。吴德亮最吸收我的书是《台湾的茶器》,图书装帧优美,让人爱不释手。这书的利益,是将台湾最具代表性的茶具一一道来,让远道而来的游人,晓得台湾有哪些美轮美奂的茶盏和磁器,能够刻舟求剑,寻觅宝贝。而林师长送我的几本书中,还有一本也惹起我的留意,这书叫《台湾的茶园与茶社》。在书里,吴德亮对遍及台湾的各大茶叶产区,有详细的交代,更让人称道的是,对台北的主要茶社以及运营特征,有详尽的描绘。这不仅勾起了我对台湾茶的美妙回忆,也让我格外神驰那超凡脱俗的台北品茗胜地。  据吴德亮先容,台湾地区茶道的第一胜地,要数紫藤庐。一见“紫藤庐”三个字,我的第一反映等于殷海光的名字。记得第一次到台大访学时,有万博平台,百家乐官网,万博亚洲位教学请我在台大邻近的紫藤庐用饭。初来乍到,我不晓得紫藤庐是甚么风水宝地,一踏进天井,顿觉风生水起,环境氛围,与众不同。间或收支的男男女女,似乎也不同寻常,辞吐举止,都显得很有修养。比及教学莅临,主宾坐定,她先容这里是上世纪年代殷海光等人时常帮衬的地方,也是那一期间台湾公众知识分子聚首的场合。台北另一个知识分子聚首的地方,是桃源街邻近的咖啡馆,那里收支的人员,以作家、艺术家占多数。紫藤庐是一座日式的家天井落,由于园中有几株九十高龄的紫藤而得名。曲腿盘坐在茶席上,主宾之间,慢慢而谈,舍内有旧时的照片和文人画作,透过窗户,可见天井内婆娑起舞的树影。缄默之余,风声和运动的泉水声,或近或远传来,让光阴的脚步一下变得舒缓起来。目下喝上一口茶,感觉苦茶不苦,而是有一种年代沧桑的陈年回甘。  似乎是为了加深我对台湾茶的印象,溟溟中有神助我。月尾,又无机会去台大访学。台北的冬季,阴雨绵绵,淅淅沥沥的雨点,让街上的行人少了良多。我喜爱这时候一个人,撑着伞,快步走过台北的街道,在一些书店和心仪已久的店铺之间收支。由于下榻之地在台大的福华文教会馆,出门左转三五步,等于紫藤庐。我当然还要去造访这台北的胜景旧地,享用一时的喧扰。那全国雨,并且是薄暮时分,刚一进门,见到两个男子在细声扳谈。柜台的店员问,有订座吗?我轻声回覆,想看看。然后转过身去,看那一边展销的各类茶叶和茶具。茶叶不少,简略单纯包装,价钱在新台币百元到几百元之间,并不算出格贵。  据店员先容,这些茶叶都是他们本身的产物,里面不一定有售。展示在另一边的茶具,有新制的,也有老货。我看那些新制的茶具中,梅花杯甚是优美,造型与德化梅花杯有所不同,堪称别致。还有宜兴的“文革”紫砂壶,娇小玲珑,款式多样,价钱也公平。我猎奇地问店员,这宜兴壶是真的么?一旁谈话的男子停止了扳谈,对我说我们这里不售卖赝品。我想她大概是这里的主人。那天有一个美术展在此中,吸收了不少来客观光。由于来人较多,我暗暗退了出来。  走出紫藤庐,即是恬静的马路,四万博平台,百家乐官网,万博亚洲顾茫然之际,忽见街对面台大体育馆有台湾农会主理的台湾农产物展销的大幅告白,就促穿过红绿灯,走进展馆。尽管是雨天,前来赶场的人还是不少,能够想见有若干台北人喜爱这些当地的农产物啊。场馆内展销的摊位,分属于台湾地区的不同农业合作社。最让我镇静的,是发卖茶叶的摊位,盘踞了大多数。我真是有福啊,能够在一个腥风血雨的薄暮,享用有数高品质的台湾茶。甚么包种茶、大叶小叶,金萱、翠玉、西方美人,凭着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台湾茶知识,我一家一家地走过去。乌龙、铁观音,由于家里有,就想换换口胃,买一点台湾的红茶品味。见有木栅的茶叶农会在设摊,就凑上前去看看。木栅铁观音是台湾茶中的佳品,有“官韵”之佳誉,它的铁观音茶种“红心歪尾桃”,来自福建安溪,制茶工艺采纳传统重发酵、重烘培的制造法,茶汤金黄,香味雀跃速决。木栅的红茶之前从不品味过,不知滋味如何。摊主为我新泡一壶红茶,还未出口,那浓烈的香味就让人欢乐。  至于茶汤,色泽红中透亮,犹如丰满成熟的鲜果。如许带着鲜果香味的茶,出口的滋味使人沉醉。我买下两罐木栅韵红,又离开阿里山农会的店铺。摊主告诉我,阿里山的红茶是台湾最佳的,冬季喝又是最合适的节令。经他这么一说,我仿佛感受到冬季阳光下,石榴色的红茶,暖暖的色彩

    扫兴。早晨回到驻地,迫在眉睫地烧水沏茶,一杯上来,再来一杯,唇齿之间,余香袅袅,回甘不竭,真是人生的一大享用。回上海后,忙忙碌碌,茶与书的事被放置脑后。有一天临睡前,无意间在床头书堆中抽出吴德亮的《台湾的茶园与茶社》,翻着翻着,思绪一下被激活了。书中所言,台湾的红茶中,有一种名茶,叫“一炮红”,是圣轮法师开办的瑞惠无机生态农场生产。突然想起回上海前万博平台,百家乐官网,万博亚洲,台湾伴侣送过一罐茶,似乎是甚么空门农场产的,那时没在乎,回家就随手放在书房里,与芜杂的书堆在一同,谁想到那竟然是声名堂堂的“一炮红”。茶味真的如书中所说那末美妙么?念头一同,睡意全消,夜半时分,一个人暗暗摸进书房,在堆栈同样的书堆中,翻找那一盒“一炮红”。-- ? 

    上一篇:“创课行——大学生创业挑战赛”初赛打响

    下一篇:《关于加强和改进学生工作的若干意见》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