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夺命连环骨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栖身茶叶岭

      

      菱江镇有座茶叶岭,岭上有座茶叶亭,是采茶人歇脚的地方。民国初年,这里来了对母子,借茶叶亭一角安了身。他们天天捡来柴草为采茶人烧水热冷饭,还自采草药为大家看病,很得当地茶农好感。没几年工夫,儿子小松就从儿童长成少年。

      

      这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小松母子正在纳凉,一个中年和尚跌跌撞撞爬上岭,还没到亭子门口,就喘着粗气跌倒了,娘俩连忙把和尚抬进亭子,将解暑驱痧的草药灌进他嘴里,不一会,和尚慢慢喘过气来,小松娘又让他喝了一碗米粥。和尚定定地看了母子俩好一会,说是要去东岳庙。

      

      东岳庙在茶叶岭东面,庙旁有五间抛尸房,镇上人也叫那里为五间头,是菱江镇商会所建。因为菱江镇是个热闹的商埠,往来客商极多,那年月出门在外丧命异乡是常有的事,凡是死在镇上无人收尸的外乡人,商会就施舍一具薄板棺材,放进抛尸房。东岳庙原先比较热闹,现在兵荒马乱的,庙内总是冷冷清清,阴气沉沉。

      

      第二天一大早,小松娘正在烧茶,小松就到东岳庙去看那个和尚了,但不一会他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来,说:“那个和尚在五间头翻死尸!”

      

      五间头的死尸年年有放进去,却从不见有抬出来,反正是烂了的棺材上再放棺材,没人知道里面有多少死尸。小松娘急急地跟着儿子去了那里,果然听见五间头里传出木鱼声和诵经声。小松娘好生奇怪,五间头里堆满腐尸,臭气熏天,在那里念经,不熏死也会熏出病来的。这样想着,她忍不住叫了起来:“师傅!不能在里面念经啊!”

      

      过了好一会儿,那和尚才从里面走出来,鼻孔里插着两根长长的草,见了小松母子,他双手合十行了个礼:“感谢施主提醒,小僧自有解法。”说完晃了晃鼻孔里的草,又进了五间头。不一会,木鱼声和诵经声又传了出来。小松娘的心动了几动,让小松留在那里,看着和尚的行踪。

      

      五间头怪事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小松急匆匆跑回来,对母亲说:“不……不好了,那个和尚不好了!”小松娘连忙跟着小松来到庙里,只见和尚脸色发紫躺在地上,边上炭炉上搁着的锅内滚动着黑色汁液,散发一万博平台游戏是亚洲最大实力超群的动漫娱乐门户网站,百家乐官网是百家乐官网的简称也是大家很熟悉的一个称呼所在,万博亚洲致力于打造为最具有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万博亚洲,万博平台官网拥有成熟的生产体系、领先的施工技术、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股浓浓的药味。小松说:“他让我把他吊到炉子上头去,要脚朝上头朝下,我吊不动才叫你来帮忙的。”于是,母子俩把和尚吊了起来。刚一吊好,和尚就贪婪地吸着炉子上冒出来的药气,一会儿,和尚“哇”地吐出一大口淤血,发紫的脸色渐渐变红。这时,他才有气无力地说:“放,放我下来!”下来后又说:“把药倒出来,让我喝下去。”母子俩又一阵手忙脚乱,让和尚喝下了药。药一下肚,和尚就睡了过去。

      

      忙过之后,小松娘才问小松是怎么回事。小松说:“我对他鼻子里插的草感兴趣,就与他套近乎,帮他烧火做饭,后来他告诉我鼻子里插的是防秽草,他让我也插上防秽草进了五间头。今天早上,他又一个人进了五间头,刚才我去找他,他从五间头跌跌撞撞跑出来,鼻子上没了防秽草。他一出来就忙着弄药,找出绳子要我把他吊起来……”小松娘这才明白,和尚是在五间头里失落了防秽草才中的尸毒,要不是他有药,吐出那口恶血,那是必死无疑的。

      

      和尚又过了阵才醒来,吐出一口长气,说:“多谢你们救了我,无以为报,我想把一身医术传给小松。让小松每天来跟我学医吧。”小松娘喜出望外,连忙替小松谢了和尚。

      

      第二天,小松娘悄悄来到东岳庙,远远地看到和尚在五间头门口摆开尸骨架,看得认真、仔细。小松娘大吃一惊,一下子明白了和尚的意图。

      

      小松娘出身骨科世家,从小耳濡目染,略懂医道,她之所以沦落于此,一是由于家庭突遭变故,二是心里还有个天大的秘密。她知道凡是骨科医家都在寻找灵药,而最好的骨科灵药是两种人骨,一叫朱砂骨,一叫连环骨。长有这两种骨的人世上极少,但长着这两种骨相的人一辈子不会骨折,就算摔断了也能不治自愈。而这两种骨相中,朱砂骨的人又好找些,因为长朱砂骨的人身体特重,活着就可以看出。难找的是连环骨,一直要到死尸腐烂后,拎起他的尸骨看是不是连成一串才知道。而连环骨的药效比朱砂骨更好,据说只要有了连环骨万博平台游戏是亚洲最大实力超群的动漫娱乐门户网站,百家乐官网是百家乐官网的简称也是大家很熟悉的一个称呼所在,万博亚洲致力于打造为最具有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万博亚洲,万博平台官网拥有成熟的生产体系、领先的施工技术、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连头断了都能接上。看来,这个和尚超度亡灵是假,来五间头找连环骨是真。

      

      当天晚上,小松娘就对小松说:“从今往后,你要多长个心眼,注意这和尚的一举一动。”

      

      小松问为什么,小松娘说:“现在你不用问,以后会知道的。”

      

      这以后,小松发现了一个秘密:他娘竟开始偷偷练武,有时在天亮之前,有时在月升之后,一会儿拳打脚踢,一会儿攀岩过涧……

      

      一决生死

      

      转眼到了秋天。这天一早,和尚突然来到茶叶亭,要小松同他一起外出采药。小松娘哪里放心,就说小松年纪还小,要去就让她也一起去,和尚当即说好。三个人准备好干粮,一起上了路。

      

      会稽山脉绵延数百里,素有百药山之称。三个人一路采到一个叫龙角山的地方,和尚眼睛一亮,指着山岩间一株开着紫花的藤说:“你们看到了吗?那叫断血藤,任何内出血,外出血,见它就止,是株百年难遇的好药啊,可惜岩崖太高,难采。”小松年轻气盛,当即说:“我什么样的岩崖没上过?这就去把这断血藤采来!”小松娘一把拉住小松,说:“你不能上,还是我上吧,断血藤要顺藤连根采来才有效,我知道怎么采。”说着她肩背药篓,如一只灵活的猴子“嗖嗖嗖”几下就爬上了山崖。小松正呆着,一旁的和尚说一声“小松,你守在下面。”也一跃而起攀上了山崖。顷刻间,和尚和小松娘都站在断血藤边的一块石头上。

      

      让小松感到奇怪的是,两个人都没有去采断血藤,而是久久对峙着。

      

      其实,这时发生在小松头顶的,是一场孕育已久的生死对决─

      

      和尚定定地看着小松娘,眼睛里露出一股凶光。

      

      小松娘问:“你想干什么?”

      

      和尚阴森森地说:“我已传了你儿子一身本领,你可以放心地走了。”

      

      小松娘身子一晃,问:“你又是我师伯派来的杀手?”

      

      小松娘怎么也不会忘记,自己小时候特别爱玩,有一次她爬到一棵树上掏鸟巢,一不小心摔了下来,没想到竟然皮毛无损,行医的父亲见了,高兴地说她长的是连环骨,有一次喝多了酒,还把这事告诉他师兄。父亲去世后,师伯就派出杀手,要杀了她谋取连环骨,她虽侥幸逃脱,丈夫却遭了毒手。从此,她带着儿子远离故土,逃到茶叶岭安身……

      

      和尚说:“不,我是你师伯的徒弟,也是杀手。那次是我故意让你逃跑的,因为我不想师父得到你。现在他死了,该是我取你尸骨的时候了。你别恨我,我还是有慈悲心的,见你们孤儿寡母很可怜,就决定先去五间头,要是在那里找到连环骨就放了你,可我冒着生命危险也没有找到连环骨,只好对你下手了。我已经为小松留好后路,要不了几年,他定是位骨科名家。现在,你可以心无牵挂地去了……”

      

      小松娘心里升起一股寒气,自从逃脱师伯的追杀后,她就只想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把小松抚养成人,最后把自己的尸骨作为良药留给儿子!现在和尚要夺的,不只是她的一条命,也是儿子的无价之宝啊!

      

      但这时已不容她多想,和尚已像只老鹰扑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小松娘瞅准和尚一个破绽,飞起一脚,把和尚踢下了山崖。

      

      山崖下的小松根本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就看见和尚掉下来,说声不好,一跃而起想托住和尚,小松娘大叫一声:“别—”谁知话没说完,脚下一滑,也跌了下来。

      

      想不到那和尚被半山腰的一棵树挂住了,而小松娘却直直摔了下去,就在快落地时,一块石头从上而下,击中了她的头颅。小松一把抱住娘,娘已经成了个血人。小松悲痛欲绝,喊道:“娘!娘!”小松娘无奈地看了小松一眼,说了句“骨头……我的骨头”,永远闭上了眼睛。

      

      在劫难逃

      

      挂在树上的和尚把下面的情形看在眼里,心里一阵狂喜,刚才那块石头正是他扔的。他正在想法子从树上下来,不想这时树杈突然断裂,他也重重地摔了下来!

      

      这时奇迹发生了,和尚的身子在地上弹了几弹,竟然毫毛无损!和尚伸伸胳膊蹬蹬腿,非常奇怪,嘴里直念叨:“难道我……我也是……”

      

      小松问和尚,他们在崖上发生了什么,和尚说,他们正要挖断血藤,旁边突然窜出一条蛇,他与小松娘同时打那条蛇,不小心相撞了……小松信以为真,同和尚一起把娘抬回了东岳庙。和尚说,他要为小松娘念七七四十九天经,送她上天堂。菱江镇商会闻讯,送来一口棺木盛殓了小松娘。

      

      到了第四十九天晚上,小松想娘就要入土了,想再看一眼娘,他到东岳庙掀开棺材盖,一下子呆了:棺材里竟然没有娘的尸体!小松急忙去找和尚,可和尚也没了踪影。他急了,在岭上到处找,突然,他听到前面小竹林里传来阴森恐怖的笑声,循声望去,只见暗淡的月光下跪着一个人,朝着天双手乱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和尚!他语无伦次地朝天大喊:“糊涂的师叔啊,她不过年纪小小从树上摔下来没伤着身子,你就说她长的是连环骨,害得她家破人亡,害得我花了几十年心血,丧尽天良,坏事做尽,得到的却不是连环骨。报应呀报应!”此时小松才看清,和尚的脚下散落着一堆尸骨,小松一下子明白了,叫了一声“娘”,就扑了过去。和尚拉住小松,说:“孩子,把你娘的尸骨安葬了吧。你娘不是连环骨,我才是!我死后,你把我的尸体放进五间头焐上七七四十九天,再取我的全副尸骨作骨科良药!”说完,一头朝旁边的大石头撞去……

      

      又过了好几年,茶叶岭出了位远近闻名的骨科名医,关于他的传说有很多,甚至有人说他受过神仙指点。但说得最多的,是他出身骨科世家,他娘就是一位骨科名医……

    上一篇:涉江采芙蓉

    下一篇:表哥是老板